迎新年系列之三――世界真奇妙

来源:全影网    关键词:   时间:2019-09-21 12:30:01

上回书说到,我因一陌生电话,自天庭又回到了人间。

然走的匆忙,忘了归还仙女衣裙,心下甚是不安,不想因此落下一个“贼人”的恶名,给人间摸黑。

于是第三天安排好家事,又一次奔赴天庭。

熟料这一次上天和前两次情景大有不同,刚一露面,就有五个男人围拢过来,人手一机,而且是清一色的“苹果”。

“来了来了,未了情来了!”

大事不妙,遭遇打击报复!

心中暗自叫苦,要是带上泡泡多好啊。

不就一套衣服吗?

难道它价值“天价”,让五个男人对付我一个?

赶紧取出衣服远远地扔过去。

“要钱没有,要嘴一张,原物奉还,你们还想怎样?”

内心虽抖如筛糠,面子上咱可不能怂。

“我打人间来,本为天庭客,不盛情款待也便罢了,弃有围攻之理?这要是传出去,天庭威严何在?况我一柔弱女子,难道天庭的男人不懂得怜香惜玉?!”

也许是我器宇轩昂的模样震慑了他们的气焰,其中一个大汉慢慢蹭过来:

“姐,小姐姐,您误会我们了,我们等你都等了三年了!”

啊?我离开不才一天吗?

哦,原来人间一天,天上就是三年,我掰指头算了算。

“找我什么事?快快讲来。”

可吓破我的小鸡胆了,我手抚小心脏,长长地吐了一口气,假装很淡定地问他们。

“不了情小姐姐,我们已经研究过您的文章了。您在《老魏的新视界》上发表的文章我们全看过了。”

“哦,那有何指教啊!”

“指教不敢,您的诗我们看不懂,散文有点长,我们还是喜欢迎新年系列,希望下次您也勾勒勾勒我们的形象。今天,我们有几个问题想请教您!”

哦,原来是我的“新情丝”啊!

其实,我的诗我也不懂,散文更是缺少锤炼。但是我还得装出文采斐然的样子。

“好,有什么问题你们尽管吐出来。”

“冰冰菇凉偷税8个亿,是真的吗?她没有被你们人类怎么样吧?!”

“听说冰冰菇凉怀孕了?是真的吗?是李晨的吗?”

“杨幂刘恺威离婚是因为王鸥怀孕了吗?男孩还是女孩?”

“王菲和谢霆锋还在一起吗?”

“张柏芝的第三个儿子是周星驰的吗?”

谁家马蜂窝让人踹了一脚丫,天庭的男人怎么这么八卦呀!

“嗯,这些问题你们应该问度娘啊,她可是无所不知、无所不晓的。”

“唉,最近不知怎么了?电信信号干脆不好,我们好多链接都打不开呀。”

“这样啊,那你们人手一机干嘛呢?”

“我们凑到一块想着这样会信号好一点。”

天,这都哪跟哪啊?这是哪国的笨蛋逻辑?

“好,看我的。”

我掏出随身携带的KiPhone(啃苹果牌,Made in China  Gaolan),对着手机吹了一口气,顿时变出五部一模一样的手机,我又吹了一口气,信号立刻变得满满的。

“拿去用吧,”我轻轻地挥一挥手,“我一个人溜达溜达,真烦人。”

他们感激涕零地捧着手机走了,云彩上顿时挂满了许多崇拜之情。

他们不会就是传说中的“伪娘”吧。

这个品种的男人真无聊,无聊透了。

天上怎么也有这种男人,没劲。

唐小哥呢,唐小哥回来了吗?

我看见前面一朵云彩上,一个男子在荡秋千,就大步朝他走过去。

听到脚步声,那男子忽地抬起头来,我不看还则罢了,一看就分外眼熟,这……这不是人见猪帅,花见花败的猪八戒――八公子吗?

只是很久不翻《西游记》,八公子简直改头换面,变成了一个俊男,不,一个标准的型男。

不能太激动,我佯装镇定,可是根本管不住眼睛,口水也差点溜出来。

赶紧掏出一瓶花椒水,噗噗噗对着腋下、手腕、脖颈喷了三下。

“请问这位小哥,你可知唐先生可否从人间回来?”

我柔声细语地问。

“已经回来了!不过他现在闭门谢客,什么人都不见。”

八公子说话也不没了以前啰嗦的邋遢样。

“咦,唐先生不是最爱普度众生吗?在下有难题请教。”

“我看这位姐姐您怕是见不到他了。”

“此话怎讲?直言无妨!”

“听说他在人间受了什么内伤,反反复复嘴里只念叨一句话,换了贫僧,贫僧也做不到啊!太大了,太猛了,蒋娉婷简直不是人……阿弥陀佛阿弥陀佛……”

八公子伸长脖子,压低声音,我闻到一股子味儿,好像是“珍珠烧猪”牌的古龙水。

哦,啊,呵呵,原来如此,罪过罪过,真是天庭之不幸啊!

原来天上人间的男人,在“色”字跟前都迈不开腿啊。

唐小哥啊唐小哥,您一世英名,从此不在喽。

我顺手揪下一棵绛珠草,寻到一块三生石,挥毫写下四句肺腑之言:

人人只道神仙好

不知神仙有烦恼

还是做个小人好

没烦没恼乐逍遥

得了,我还要去找我的粉色小仙女。

“我美了美了美了,我醉了醉了醉了……”

依依惜别八公子,信步走了好几条街道,不禁疑窦丛生,这天庭怎么就女人这么稀缺呢?

正纳闷之间,一阵嘻嘻哈哈熟悉的声音灌进耳朵,说曹操曹操就到,人啊,就这么禁不住叨叨。

只见打不远处走来三个女子:轻移莲花步,慢摆杨柳腰,遥看似天仙,让人生遐想。

我的眼睛直了。

不行,不能被她们发现,否则被王母晓得,小手一挥,我和家人每年只能鹊桥相会了。

灵机一动,说时迟那时快,一闪身,我躲到一座假山后面。

“你们听说了吗?最近王母又和玉帝冷战呢?”

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来,抓心挠肝的。

“又――为了谁呀?”

这个声音又脆又甜,听着真是解渴。

“还不是因为冰冰吗?听说她偷税的事搞得沸沸扬扬,传到天庭里,急得玉帝几天几夜都睡不好觉,想视频信号又不好,玉帝一着急直接就下界了,王母知道后醋性大发,砸坏了好几部iPhone,最后竟然卧床绝食啦。”

“唉,这下可苦了太上老仙了,玉帝令他三天之内练就三颗――豁达不吃醋仙丹。”

这个声音里透着一股淡淡的忧伤,听着有气无力。

躲在假山后面的我着急呀!多想一睹仙容。

趁她们还没走近,我悄然无声地爬到假山最高处,借助小巧的身子,隐蔽到暗处,屏住呼吸,一动也不敢动。

“姐妹们,今天天气真好,趁现在没人,不如我们把面具取下来,透透气吧。”

“好啊,好啊!”

其他两人随声附和。

他们左顾右盼,查看四下无人,就轻轻地取下面具,露出了真容。

妈呀!不看不知道,世界真奇妙。

这三个人两个我认识:容嬷嬷!刘姥姥!

还有一个没看清楚。

一声惊叫,我从假山上滚下来。

哎呀我的亲娘唉,可见了鬼了。

受到惊吓的三个仙女也一溜烟不见了,地上只留下一册经卷。

慌乱中我抓起经卷就跑,天庭套路太深,我还是回我的人间吧。

预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
  • A+
所属分类: 学习文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