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铁凝小说】麦秸垛\\\二章

来源:游迅网    关键词:   时间:2018-12-11 05:32:50

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内容

三小只书坞,因爱而阅读。

编者按:我说偶遇一大熊猫,放归森林。熊猫有属于她的森林田地,每个人心底也都住着一个熊猫,如此珍贵,却又只能远观不扰。杨青是,沈小月也是,陆野明也是。就像曾几何时你的一句话,会变成次日黎明我的梦一样,然后又在梦里痴迷、找寻,却也只能在梦里痴迷、找寻。怀念、追逐、无奈……

(图片来自网络)

麦秸垛  

——铁凝

第二章


    
这两年不比早先。一过麦收知青点上电报便多起来。知青们拿上电报净找队长请假回平易市,躲过麦收才回来吃新麦子馒头。

  陆野明也接到了家里的电报。他不找队长,却来到女生宿舍找杨青。

  "杨青,你出来一下。"他说。

  "你进来吧,就我自己。"杨青在宿舍里说。

  陆野明顶着门楣走进女生宿舍,杨青便掏出指甲刀剪指甲。

  "电报。"陆野明把电报亮给杨青看。

  杨青只顾剪指甲,并不关心陆野明手中的东西。

  "家里让我回去。"陆野明又说。

  "噢。"

  杨青继续剪指甲。她剪得很轻快,很仔细,很苦。

  "你说我回去吗?"陆野明问杨青。

  "我说你应该回。"

  "为什么?"陆野明对杨青的回答没有准备。

  "因为来了电报。"

  杨青还在剪,剪完又拿小锉一个个锉起来。陆野明第一次发现杨青的手指修长,椭圆形的指甲盖很好看。

  "我不回。"陆野明把电报叠了又叠,叠成钝角,又叠成锐角。

  "你不回?"

  "因为你不回。"

  "你怎么肯定我不回?"杨青锉完指甲,把指甲刀放进衣兜,双手交叉起来,显得格外安详。

  "你也回去?"

  "大家都回。"

  "那,我也去请假。"陆野明把电报展开、抚平,转身就往外走。

  "你回来。"杨青叫住陆野明。

  陆野明站下来。

  "你的头发还不理?该理了。"杨青说。

  陆野明捋了捋头发,觉出有一撮向上翘起,很有弹性。他没敢看杨青,又往外走。杨青却又叫住他说:"快走吧,我可不走。"

  "你……"陆野明又转回身,疑惑地望着杨青。

  "哪年麦收我回过家?嗯?"杨青声音很轻,轻成没有声音的暗示。

  陆野明回味一下杨青的话,总算从暗示里领略到了希望。他把电报揉成一团故意丢在屋角,很重地推了门,很轻地跑出屋子。

  杨青很愉快。因为身在异乡,有一个异性能领略自己的暗示。再说那仅仅是暗示吗?那是驾驭,驾驭是幸福的。

  下乡第一年,杨青就格外注意陆野明。当时她并不想驾驭谁,只想去关心一个人。早晨起来,陆野明头发上老是沾着星星点点的碎棉球,杨青便知道他的被子拆了做不上。她替他做棉被,还把他划了口子的棉袄也抱过来。缝好,又叠着抱过去。她提醒他理发、洗涮,还常把"吃不了"的饼子滚到陆野明的饭盆里。

  陆野明很久才感觉到那关心的与众不同,他也回报着她。

  杨青对"1059"农药过敏,那次喷棉花回来就发起高烧。村里唯一的赤脚医生上县培训去了。不知谁请来了老效。那老效急急赶进知青点,从怀里掏出油腻的布包,双手在裤腿上蹭掉些土末儿,往杨青脑门上使些唾沫,抽出一根大针照着印堂就扎。陆野明一把攥住老效的手腕说:"谁让你来的?这是治病?这是祸害人。"他夺过老效的针,替他包裹好,连推带搡把老效请出知青点。他找了辆破车,自己拉着,两个女生护着,一去十二里,把杨青送到县医院。

  一路走着,陆野明一看见杨青那光洁、饱满的前额就想哭。他想,老效就在那里抹过唾沫。

  谁都知道杨青在关心陆野明,谁都不说杨青的闲话,就因为关心陆野明的是杨青。杨青懂分寸,因为想驾驭。

  一次,队长把杨青和陆野明单独分在一起浇麦子。陆野明很高兴,叫上杨青就走。杨青却着急起来,左找右找,总算临时抓到了花儿作伴。

  花儿是小池的新媳妇,春天刚跟人贩子从四川来到端村。

  陆野明一路气急败坏,杨青和花儿又说又笑。她引她说四川话,问她为什么四川人都爱吃辣椒。

  陆野明的气急败坏,花儿的四川口音,都给了杨青满足。

  绿色麦田里,灌了浆的麦穗很饱满,沉甸甸地扫着人的腿。陆野明看机子,杨青和花儿改畦口。改几畦就钻进窝棚里坐一会儿,像是专门钻给陆野明看。陆野明跟前只有柴油机。

  越到正午,陆野明越觉着没意思。他揪了几把麦穗塞到柴油机的水箱里煮。煮熟了自己不吃,光喊杨青。杨青到底来到井边。陆野明递给她一把熟麦穗。

  碧绿的麦穗冒着热气。放在手里搓,那鼓胀的麦粒散落在掌上,溅得手心很痒痒。杨青嚼着,那麦粒带一点咬劲儿。心想剩下几穗给花儿。

  "好吃吗?"陆野明坐在麦垅里问杨青。

  "好吃。"杨青没有坐。

  机井旁边的麦子高,麦穗盖过陆野明的头,齐着杨青的腰。

  "跟谁学的?"杨青问。

  "你坐下,我告诉你。"

  杨青想了想,没有坐。

  陆野明又往杨青身边挪挪,他的肩膀碰着了她垂着的手背。杨青往旁边跨了跨。陆野明不知怎么的就攥住了杨青的手。

  柴油机的声音很大。

  陆野明攥得很死。

  杨青努力想抽出自己的手。抽不出。

  "你应该放开我。"杨青声音很低,看着远处。

  陆野明不放。

  杨青突然大声喊起了花儿:"花儿,陆野明给咱们煮麦穗了!"

  陆野明不放。

  "你应该放开我!"杨青声音更低了,被机器震得有些颤抖。

  陆野明抬起头,急不可待地想对杨青说几句什么。在太阳的直射下,他忽然发现杨青唇边那层柔细的淡黄色茸毛里沁出了几粒汗珠,心里一下乱起来。他到底放开了她的手。

  "我愿意你放开我,我知道你会放开我。"杨青眼睛向下看,不知是看陆野明的脚,还是看地。"我该找花儿去了。"她说。

  杨青迈过了一个麦垅,那正在孕育着果实、充盈着生命的麦棵在她腿下倒下去,又在她身后弹起来。

  "陆野明,机器该上水了!"杨青跳过麦垅,回身对陆野明说。

  杨青又迈过几垅麦子,顺着凉爽的垅沟朝花儿跑去。

  陆野明心里很空旷,他知道她是对的。许久,他眼前只有那几粒汗珠。

  他更爱她。她能使他激动,也能使他安静。激动和安静使他对日子挨着的日子才有了盼头。原来在这块土地上不仅是黄土和麦子;不仅是他们以往陌生的柴、米、油、盐;不仅是电影《南征北战》,还有激动中的安静和安静中的激动。

  田野还在喧嚣。

  陆野明坐在院里,守着一只大笸箩擦麦子,身边放着铁筲,筲里水不多,而且很浑。他把一块屉布在筲里涮过,拧成半干,擦着新麦粒上的浮土。

  陆野明擦好麦子,一簸箕一簸箕地撮到布袋里,准备扛到钢磨上去磨面。沈小凤来到他面前。

  沈小凤是刚下来不久的新知青,家也在平易市。家门口有一面"手工织毛衣"的小牌,那是她母亲的活计。沈小凤有时也帮她母亲赶活儿。

  过麦收沈小凤接不到家里的电报,家里不需要她回去,也不听她支使。家里和点儿上相比较,沈小凤也愿意待在点儿上。

  沈小凤个子挺矮,皮肤细白,双颊常被晒得粉红。两条长过腰际的大辫子沉甸甸地垂在脑后,使她那圆润的下巴往上翘。她爱哭、爱笑,看到蝎虎子嚷着往别人身上扑。

  "陆野明,你擦麦子呀?"沈小凤用自己的辫梢摔打着自己的手背。

  陆野明只看见一双穿白塑料凉鞋的脚。

  "废话。"他不抬眼皮。

  "怎么是废话?"

  "你不是早看见了。"

  "看见了就不能再问问?让我看看擦得怎么样。"沈小凤去扒麦子口袋。

  "别动。"陆野明喊。

  "怎么啦怎么啦?"沈小凤自顾在口袋里扒拉。辫梢扫着了陆野明的脸。

  陆野明心里痒了一下,便是一阵莫名其妙的烦躁。

  "你看这是什么?"沈小凤从麦子里捡出一粒土坷垃,举到陆野明眼前,"能磨到面里吗?让我们吃土坷垃?"她一边说,和陆野明蹲了个对脸,满口整洁的白牙在陆野明眼前闪烁。

  "那你说怎么办?"陆野明盯住沈小凤。

  "得用水淘,起码淘两遍,晾成半干再磨。咱俩淘呀,去,你去挑一挑水。"沈小凤伸手就拽陆野明的胳膊。

  "干什么你!"陆野明站了起来。

  "让你挑水去。"沈小凤也站了起来。

  "告诉你,这星期是我当厨,不用你操那份心。"陆野明说完抓住布袋口,想抡上肩。

  沈小凤却把一双柔软的手搭在陆野明手上:"我就不让你走。"

  杨青头上沾着碎麦秸跑了进来,看见陆野明和沈小凤,她远远地站住脚。

  陆野明突然红了脸。沈小凤脸不红,她懂得怎样解围。

  "杨青,我们俩正商量淘麦子哪。陆野明就知道拿布擦。光擦,行吗?"沈小凤说。

  "淘淘更好。"杨青说。

  "看我没说错吧。"沈小凤白了陆野明一眼。

  杨青走近他们说:"沈小凤,队长叫我来找你,你怎么说不去就不去了?后半晌场上人手少。"她只对沈小凤讲,不看陆野明。

  "我不想去了,我想在家帮厨。"沈小凤说。

  "行,那我跟队长说一声。"杨青像不假思索似地答应下来,转身就走。

  "杨青,你回来!"陆野明在后边叫。

  "有事?"杨青转回头。

  "统共没几个人吃饭,帮什么厨!我用不着帮。麦子也不用淘。"陆野明说得很急。

  杨青迟疑一下,没再说什么,只对他们安慰、信任地笑了笑。陆野明从来没见过她那样的笑,那笑使他一阵心酸,那笑使他加倍地讨厌起紧挨在身边的沈小凤。

  杨青镇静着自己走出院子,一出院子就乱了脚步。她满意自己刚才的雍容大度。可是他面前毕竟是沈小凤。她抓他的手,说不定还要攥起雪白的小拳头捶打他……

  街里到处是散碎的麦秸。街面显得很纷乱。

  走出村,她又走进那弥漫在打麦场上的金色尘雾。


1

您看此文用

  · 

秒,转发只需1秒呦~




  • A+
所属分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