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济大数据下,传统媒体出现倒闭潮成为必然

来源:环球网    关键词:   时间:2019-05-24 12:30:02

文/大鱼说小事

早在2017年的年底,以京华时报、东方早报为代表的一批纸媒体宣布退出了市场,还有一大批纸媒在苦苦支撑。现在又到年关,2018年的情况不但未见好转,而且纸媒体亏损成为普遍现象,甚至蔓延到电台、电视台。

近日华商晨报、重庆时报、新商报、京郊日报、郴州新报、黑龙江晨报、赣州晚报、黄山晨刊、春城地铁报等一批都市报宣布停刊。预计未来几天还将陆续有纸媒退出市场。过去三年中,至少40家报纸宣布无限期的休刊、停刊。

对于多数公众来说,对都市报存在一些误解。在网络媒体、朋友圈和论坛上,不时看到这样的言论:这些媒体拿财政钱、吃皇粮,花着纳税人的钱,关键事件却屡屡集体失声,黄的好。——这是对传媒行业极端不了解情况下很无知的说法。

每每有电视台、报社的人集体打着标语讨薪,这些人很是幸灾乐祸;然后就没有想想,他们如果是有编制、拿财政钱、吃皇粮的,怎么会出现像农民工那样集体讨薪的事情?

中国的都市报兴起于90年代后半期,这些报纸的商业运营程度很高,虽然都要挂靠一个官方主管主办单位,其实多数是民间投资,不但没有人吃皇粮,得不到财政一分钱支持,而且反倒要上交大量税费和罚款,解决大批人员就业。

一家报纸的运营,要组建庞大的编采、广告营销、印刷发行队伍,少则几百人、多则几千人因此得到就业,带动上下游包括广告公司、新闻纸产业链。

这些人怀揣新闻理想,尽最大可能提供新闻资讯服务,丰富公众文化生活。他们一般会严格按照新闻标准采写,在真实性、完整性和深阅读方面都比新媒体有优势。

人们不是仇恨一些负面新闻,是仇视这些报纸尽最大努力告诉了人们一点点可怕的真相,打碎了岁月静好婊的美梦。假装睡着了的人是叫不醒的。想一想谁对失去媒体的监督最满意?

现在这种集体亏损倒闭潮的出现,固然有电脑、智能手机等新媒体冲击因素,但是另一方面,美国的很多报纸都有着上百年历史,为什么他们转型的成功率就比较高?

中国的传媒人喊了多年的报网融合鲜见成功案例,因为有太多的条条框框制约着传媒行业按其自身规律拓展成长。传统媒体为新媒体提供新闻源和扎实报道,没有这个内容基础,新媒体靠什么发展起来?

欧美人很难理解,一个13亿多人口的大国是怎么进行新闻管理的?为什么几百家报纸、几十万记者会守着连标点符号都完全一样的同一条新闻?

他们不知道中国有着新闻纪律、通稿这些东西。太多的不许可……那就是重大事件发生时所有报纸集体失声的主要原因。不少内容明明知道不能发,记者跑一趟去采访都变得毫无价值。

云南通海地震死亡超过1.5万人,当时的绝大多数中国人一无所知;唐山地震共计造成死伤40多万人,这一官方数据还是多年以后才因偶然机会公布出来。

这样的情况今天有改变吗?没有。有个妇科主治医生在朋友圈说:她给一个病人的病历不能上传,原因是里面有不让说的词汇——那是自然的了。这个管理水平就太低了。网络尚且如此,报纸更如此。

今天对30年前发生的事,3年前发生的事,甚至3天前发生的事,多数人们同样一无所知。这里面有一个管理问题。一个电话,全国失声。每一张报纸都凝聚着多少人的心血和动辄几千万、上亿的资本投入,违反规定就是轻则罚款重则查封,谁人敢拿这个新闻纪律不当回事?

时间久了,所有报纸一个样的“千报一面”就不奇怪了,这样的报纸又有谁去买?“看报看报,号外号外”的声音在中国已经湮灭70年了。前几年刚刚有点恢复迹象,现在又消失了,像P在风里一样。

新媒体冲击下,让人人拿起手机就成了新闻的发布和传播者。但是网络媒体人是没有记者证的,也没有受过新闻职业训练,个别网媒甚至靠机器人按照点击量大数据自动抓取新闻推送到头条——要知道全世界的新闻规律就是黄赌毒新闻点击最高,这样推送新闻的结果自然可想而知,猎奇、虚假和营销内容往往充斥其间。

有的假新闻传了几十年还在改头换面地传播,因为这样的洗脑新闻欺骗性很强,把联合国秘书长描绘成中国山沟沟里的老支书方式降半旗,最受巨婴思维的中国人欢迎。今天中国的网络很好地利用这一点欺骗公众,不能不说是有故意成分的。

纸媒体的堕落还和经济发展正相关。当一个区域经济向好,民营企业蓬勃发展,投放广告就会增加;纸媒体更会扩大企业影响,增加企业营销,这是一个互相促进的关系。一旦经济出现巨大下滑,这种广告效应也会降低,企业也拿不出更多钱去营销。

今年的财政数据公布后,多年以来的税费收入自10月起从持续增长突变为连续缩减,11月的财税收入与今年4月份的峰值相比,近乎腰斩。这不是减税减费的原因,因为相关措施还未执行;结论只有一个:是经济剧烈下滑,企业大规模倒闭造成。

随便翻一翻报纸,都会有一个企业注销公告的分类信息栏,这个栏这一两年来变得非常火,经常要排队才能得到一块火柴盒大小的地方。

2017年工商总局曾经公布,上半年企业注吊销100.8万户,不过从2017年下半年起,工商总局就再也不发布注销企业的数据了。自11月起广东省宣布按照统计局要求停止发布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(PMI),这一数据也成了不能说的秘密;中国的失业率数据,不管经济风云如何变幻,已经多年静止在4%到5%之间徘徊不动,原因你知道滴。

消费是升级还是降级成为不太好说的问题,有人说榨菜销量增加是因为该食品健康环保,属于消费上升级,不知道这么说的砖家叫兽是不是也开始大量吃榨菜了?

不过下面这个社会消费品零售数据却一不小心说了真话,这一数据增幅在2005年是24.44%,在2010年是23.38%,在2018年前11个月是4.10%:

下面这一表格数据是中国乘用车市场情况,可以看出自去年开始由2016年的增长19.9%变成2017年的-17.4%,2018年前11个月是-15.3%,这恐怕不能用市场突然一下子就饱和了来解释。

下面这个数据表格是规模以上企业利润变动情况。这一数据统计局很有办法,他们年年剔除亏损企业来统计,比方说中兴通讯去年盈利45亿,就在统计范围;今年亏损72亿,就不在统计范围。结果剩下的自然是全部盈利。这样掩耳盗铃有什么好处呢?

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,中国上半年规模以上企业(主营年收入超过2000万元的企业)消失了6000多家,下半年的数据还没有具体出来,但已有资料表明,2018年全国将有上万规模以上企业消失。

以前有人更统计过中国的民营企业平均寿命,不到两年。这一点看看大街上多少店铺在出租出赁就知道了。

今年1-5月份,新增利润较多的行业主要是:石化增长2.6倍,钢铁增长1.1倍,电力热力增长27.8%,化学制造增长27.7%,观察这一增长数据会发现,他们基本都是国企垄断行业,再一次验证国进民退这一事实,这些国企是不会向纸媒体投放广告的。

有活力的企业都消失了,自然广告总量投入会大大减少。房地产、化妆品、汽车……几乎是全面的阵亡。

这些经济数据,共同的指向是和媒体倒闭潮有关联的。传统纸媒体在新闻纸涨价、发行费率降不下来的情况下,按成本核算,多卖一张报纸多赔一份钱;亏损的部分需要广告来弥补。也就是说,报纸发行量太大会支撑不起,发行量太小会失去广告效应和影响力,这里面有一个平衡点。随着整体经济形势的收缩,广告收入递减,只好收缩发行量减少亏损,直到彻底失去市场影响力,丧失造血扩大传播能力。这时休刊停刊就成了无奈的选择。

这一轮都市报兴起有20多年,曾经那个“印报纸就是印钞票”的黄金时代已经不再;下一个周期也许只能是新媒体带动下的内容革新和传播。

只是如果不放开管制,任何形式传媒的繁荣都是门儿都没有。

(全文完)

  • A+
所属分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