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阅上下5000年历史,我发现李白与解缙有一个共同之处

来源:环球网    关键词:   时间:2019-08-19 12:30:01

本文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:都市枚人



李白与解缙

文|田星



唐代在职场上混得不如马倌狗监的李白(701年——762年)和明代主持编纂《永乐大典》的解缙1369年——1415年),都是中国文学史上的奇人。他俩都在皇帝身边呆过。只是前者呆的时间短后者呆的时间长。


他俩目的一样,都是想作官入仕。但是,走的路大相径庭,前者一心想“好风凭借力”——靠社会名流推荐。后者则走的是“一举成名天下知”——传统科举应试的老路。

“仰天大笑”之后,轻裘快马的李白,来到了皇宫并没能写几句像样的诗,也没有和唐玄宗套上近乎。李白同学不知道才华和官位并不是一回事——这方面李白儿童了一辈子。


他在京师最辉煌的时候也只给杨贵妃当过几天弄臣,写下了让人至今读来肉麻的“云想衣裳花想容”等所谓的《清平调》三首。


最有名的风流韵事就是高力士脱靴杨贵妃磨墨。如此而已。他不知道,权力和豪华,是对生命的浪费和侮辱。


而解缙则不同,他神童,襁褓中母亲就教他识字。


耳濡目染,五岁时诗文听一遍他就能记住;七岁时就能写文章了;十岁日背诵千言,堪称“过目不忘”。十二岁攻克《四书》、《五经》,且能贯穿其义理。17岁解缙参加江西乡试,名列榜首(解元),19岁不到就中进士。


传说他数千字的文章无须加点,一挥而就。于是得到朱元璋的青睐,走到哪里将他带到哪里。等到解缙诗兴大发的时候,朱元璋便撸起袖子亲自为其磨墨——这比李白更胜一筹。


朱老板甚至在满朝文武大臣面前对解缙赞言;“朕与尔,义则君臣,恩则父子”,可谓宠爱之情溢于言表。可惜他不知道,皇帝的话,不是永远不是金科玉律,只是用来忽悠傻瓜的。



他俩的结局都一样——都被皇帝抛弃了——何哉?


李白处江湖之远的时候,不惜拿出自己的文字才华去拍韩荆州的马屁,可是一但到了庙堂之中,却不能拿出经天纬地治国方略。


比如诸葛亮是用“隆中对”征服刘皇叔的。再靠前的贾谊不但会谈苍生而且会论鬼神。何况唐玄宗更喜欢梨园风味,喜欢拿两根粗筷子似的东东在戏子的乐队中紧敲慢打。


而且李白那几首马屁诗确实写得太娘娘气,有失大唐风度。身不满七尺而心雄万夫的壮年男子常常围着宠妃的裙钗转悠,这可是皇帝老儿一块莫名的心病。


于是用“赐金放还”的软招将之给开了。这次他没有仰天大笑,只能哀叹“欲度黄河冰塞川,将登太行雪满山”,一辈子天真如儿童的李白把这一切怪罪于“浮云蔽日”,真的很搞笑。当然梦游天姥山也挺快乐,尽管带着淡淡的酸味。



解缙天天和皇帝老儿一起厮混,处处讨皇帝欢欣,甚至连钓鱼也陪着。当那些不识好歹不懂权力的鱼光咬他的钩而远离皇威的时候,他赶紧呈上“万岁君王只钓龙”的“名句”,让龙颜一时大悦。


然而皇帝从来不问他的治国方略,他自己年轻又不敢奏。他心想自己“富于春秋”来日方长机会有的是。果然朱元璋一时心血来潮,让众大臣评政议政,献计献策。


熟谙世务老奸巨滑的大臣们一个个三缄其口,王顾左右而言他。唯独解缙以为施展才华的时机已经到来,立马援笔起舞:“臣闻令数改则民疑,刑太繁则民玩,国初至今,将二十载,无几时不变之法,无一日无过之人。尝闻陛下震怒,锄根剪蔓,诛其奸逆矣,未闻褒一大善,尝延於世……”直捣朱元璋的积弊——没有一天不杀人,从来不表扬谁。


一向以杀忠臣爱将出名的朱元璋这次相当温柔,抚着解缙的背对他说,你老娘年纪大了,回家好好照顾她去吧!解缙便从此“奉旨养娘”,“黄鹤一去不复返。一直到朱元璋死前的八年,他都未被起用。



李白解缙殊途同归.


中国是一个特别崇尚文化的国家,但是历朝历代的统治者却大都讨厌文人,何哉?这些是因为文人清谈误国,还是因为屈原等太优秀?我田星同学认为,文学上的天才在政治上大都太幼稚太天真。如果说通俗一点就是:文学上的天才大多是政治上的弱智。


朱棣践祚以后,于永乐二年(1404年)解缙晋升为翰林学士兼右春坊大学士为内阁首辅,只是他人生最春风得意的时候。时隔六年,仅仅因为他“私见太子”,朱棣就将他抓捕入狱。


几年以后,朱棣批文时发现他还活着,对纪纲说:“解缙犹在?”于是纪纲连忙回去,将解缙用酒灌醉,拖到雪地里冻死了。一代神童,只活了四十七岁就呜呼哀哉了。



客观地说,李白解缙是绝对怀才的,也是绝对有遇的,也都有天下才华舍我其谁的霸气。然而天下有才的皇帝又有几个呢?此其一也。再则,我们的传统思想是——书读的多,文化功底深就一定是人杰。


他们忘了“世事洞明皆学问,人情练达即文章”这一基本原理。还有,我们特别喜欢把文学才华与政治才华划等号,我们不知道文学需要偏激和政治向往的稳定是水火不相容的。


在中国历史上,文学只是政治的玩物,是仆从。

所以,政治上的伯乐是不会到文学中去找千里马的!

所以,李白解缙们要当东方朔可以,要想出将入相……一边呆着去!

所以,田星宁可清贫一生,不去当这家那家。我喜欢一个人呆着,凉快!




将进酒·

[唐]李白


君不见,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。
君不见,高堂明镜悲白发,朝如青丝暮成雪。
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
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。
烹羊宰牛且为乐,会须一饮三百杯。
岑夫子,丹丘生,将进酒,杯莫停。
与君歌一曲,请君为我倾耳听。(倾耳听 一作:侧耳听)
钟鼓馔玉不足贵,但愿长醉不复醒。(不足贵 一作:何足贵;不复醒 一作:不愿醒/不用醒)
古来圣贤皆寂寞,惟有饮者留其名。(古来 一作:自古;惟 通:唯)
陈王昔时宴平乐,斗酒十千恣欢谑。
主人何为言少钱,径须沽取对君酌。
五花马,千金裘,呼儿将出换美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。


《中秋不见月》

明朝「解缙」



吾闻广寒八万三千修月斧,暗处生明缺处补。
不知七宝何以修合成,孤光洞彻乾坤万万古。
三秋正中夜当午,佳期不拟姮娥误。
酒杯狼籍烛无辉,天上人间隔风雨。
玉女莫乘鸾,仙人休伐树。
天柱不可登,虹桥在何处?

帝阍悠悠叫无路,吾欲斩蜍蛙磔冥兔。
坐令天宇绝纤尘,世上青霄粲如故。
黄金为节玉为辂,缥缈鸾车烂无数。
水晶帘外河汉横,冰壶影里笙歌度。
云旗尽下飞玄武,青鸟衔书报王母。
但期岁岁奉宸游,来看《霓裳羽衣》舞。



—THE END—




版权声明本文授权转自:都市枚人。原标题:李白与解缙。文章观点不代表本号观点。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,注重分享,所使用的文章、图片及音乐视频属于相关权利人和网站所有,因客观原因,无法核实真实出处,未能及时与作者取得联系或有版权异议的,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立即处理,感谢!









看更多走心好文章

请长按下方图片识别二维码关注

齐国有个人

微信公号:zbhdh017

用手摁住,你关注了我!



用心点赞,我结识了你!

赞赏


目前100000+人已关注加入我们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


  • A+
所属分类: